快捷搜索:

传销头目在来宾连锁销售,庆功宴上被抓

传销头目在来宾连锁销售,庆功宴上被抓
传销头目在来宾连锁销售,庆功宴上被抓

       传销头目在来宾连锁销售,庆功宴上被抓,这个头目09年开始做传销,后来上总,被警方盯上,下面给大家详细的说说。
       
       “在这次行动中,我们先后辗转重庆、广东、北京等地,赵某、林某和肖某等8名主要嫌犯无一漏网。”11月28日,市公安局城警支队后勤大队大队长覃伟向记者介绍,今年5月,我市警方收到上级公安部门指令,对“5·20”传销案进行侦破。经过2个月的侦查,终于将正在庆功的几名主要嫌犯全部抓获,查封冻结4900万元赃款。
       
       接受命令办案民警跨省行动
       
       今年3月,公安部把赵某、林某和肖某等涉嫌传销犯罪线索交办自治区公安厅后,区公安厅立即指定办理此类案件经验丰富的我市公安局管辖此案。“为了尽快侦破此案,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莫建平亲自担任专案组组长,指挥我们破案。”据覃伟介绍,当时为了侦破此案,我市公安机关从经侦、特警和城警等部门,抽调了112名干警对“5·20”传销案(立案时间为5月20日)展开了调查。
       
       “最初获得的线索是,某银行卡号出现异常,可能涉嫌传销,目标指向林某和肖某。我们初步调查发现,2011年以来,林某、肖某等人以北部湾开发投资‘连锁销售’为名,在南宁市和北海市通过不断发展人员作为直接下线或是间接下线,进行非法传销活动。他们的下线人员均达30人以上,伞下人员申购产品份额竟都高达900份以上。”覃伟介绍,办案民警在侦查中发现林某和肖某背后还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掌控整个局面,这个隐藏在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呢?
       
       在案情进入关键侦查时期,自治区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刘海到来宾,与我市专案组对案件进行研究。专案组调查发现,涉案人员大都是重庆和四川籍的。“当时我们到重庆进行前期调查工作,一查就是一个多月。”覃伟介绍,当时很多队员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都是在省外度过的,有的甚至2个月见不到家人。“但还是值得的,在重庆,我们发现了背后的那个人就是赵某。”覃伟说,赵某是重庆一家火锅店的老板,陕西西安人,今年年仅30岁。
       
       由于涉案人员活动范围在北京、广东和重庆以及我区的南宁、北海等地,涉案人数达1000余人,涉案资金上亿元,办案人员不得不持续往返于这些省或城市之间,期间基本上不是出差办案,就是在办公室研究案情。
       
       庆功不成“火锅帮”被整锅端
       
       专案组在调查中发现,林某和肖某虽然“掌握”着分发返利银行卡的权利,但是U盾却在赵某手里。“我们发现,赵某于2009年曾被骗到北海从事传销活动。后其不但没有省悟,反而拉其在重庆做火锅生意的同行入伙。林某和肖某不但和其是同行,而且是其得力手下。”覃伟说,在这伙传销组织中,赵某是最高“上司”,其骨干几乎全部是做火锅生意的。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专案组基本查清了该传销组织的体系结构和资金流向等情况,并掌控了大量证据。7月1日,在区公安厅的统一协调指挥下,市公安局从经侦、城警、特警、刑侦、治安等部门抽调212名干警,分赴广东、重庆、北京及区内多个城市对涉案人员实施抓捕。
       
       “按原来的方案,我们计划在北海抓捕赵某等骨干。但是,赵某等人却临时乘坐飞机去深圳聚餐,我们又不好与他们同乘一架飞机前往深圳,导致我们不得不启动备用抓捕方案。”据办案人员介绍,专案组经过研究,决定开车前往深圳,支援已经在那里等候抓捕的另一小分队。
       
       可是等他们到了深圳后,却发现失去了目标。“我们分析他们既然是聚餐那肯定要在饭店举行,于是我们一家一家饭店地找,经过了一天的艰苦努力,终于在一家酒店里找到了他们。”城警支队机动大队大队长黄宗兴说,当时,他看到酒店包厢里不但有赵某,连其最主要的两个手下林某和肖某也在场,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黄宗兴悄悄地与城警支队支队长、深圳抓捕组组长黄金伟汇报。黄金伟立即联系当地警方支援,但是第一批赶到酒店的民警才五六个人,要想抓住20多个嫌犯难度非常大。眼看赵某等人就要结账离去,黄金伟当机立断,请求当地派出所民警指令酒店所有保安支援。“我们进入包厢后,24名主要嫌疑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我们控制了。”黄宗兴说。
       
       随后,民警在赵某鞋内找到了10张银行卡,每张卡内有20万元。据赵某说,他们当中有10人“升级当老总”,他们几个高层人员就给这10人开“庆功宴”,准备给他们每人发20万元,以示鼓励。谁想200万元奖金还没发出去,就被警方抓住了。
       
       而在重庆赵某的家里,赵某的女朋友已经把家里“清理干净”,办案民警找不到特别有价值的东西,只发现了一辆120万元的豪车。尽管赵某等人如此“狡诈”,但还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4900万元的赃款及一批物品被查封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