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诈骗犯靠假邮件从谷歌和脸书骗走1.22亿美金

诈骗犯靠假邮件从谷歌和脸书骗走1.22亿美金
诈骗犯靠假邮件从谷歌和脸书骗走1.22亿美金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诈骗犯靠假邮件从谷歌和脸书骗走1.22亿美金的事情,这个主角骗钱用的手法其实挺拙劣,但就是因为量大,才骗到了钱,下面给大家详细说说。
       
       盈玺巨玺集资诈骗23亿,首犯被判无期,这真是令人震惊的事情,非法集资肯定很多人都听过,但是更具体的,大家就不清楚了,其实我们身边就有很多非法集资,下面给大家说说这个案例。
       
       骗子想要从受害者那里骗到钱或者色,最重要的是伪装身份进入角色,用情感和说话技术得到对方的依赖和信任。
       
       然而即使各种诈骗手法花样百出,这世界上还是有人证明了——
       
       再煞费苦心编瞎话又如何,有时候,最简单的也许就是最有效的。
       
       比如,这个名叫Evaldas Rimasauskas的立陶宛男子,仅仅靠着伪造公司证件,就从谷歌和脸书这两家大型科技公司轻而易举骗走了超过一个亿的美金。
       
       靠假邮件从谷歌和脸书骗走1.22亿美金?!这个诈骗犯路子有点野靠假邮件从谷歌和脸书骗走1.22亿美金?!这个诈骗犯路子有点野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3年。
       
       某天,谷歌和脸书两家公司的员工分别先后收到了一封自称是中国台湾某电子硬件企业的邮件。
       
       这家台湾电子企业在业内颇有名气,彼时就在全世界有九万多名员工,是全球第一大笔记型电脑研发设计制造公司,毫无疑问一直也是各科技品牌的合作伙伴。
       
       所以当收到这封邮件,工作人员想也没有想就直接处理了。
       
       在邮件中,他们发现了包括商品购入清单、发票、带有双方公司抬头、印章及高管签名的合同,以及一份写明了详细收款人信息的催款通知单等重要财务文件。
       
       该邮件称,公司发出的货物已被签收多时,如果两家大佬验收合格,财务人员应该尽快把尾款打入这个新账户。
       
       如此直接的催款方式,让谷歌和脸书的负责人完全没有起任何疑心,于是他们有了更直接的回应——
       
       在没有见到货物、没有和同事对接、也没有向有关上级部门报告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就把钱汇入了该邮件提供的资金账号中。
       
       顺利完成这项“合作”后,之后的两年里,对供应商信任无比的谷歌和脸书,又先后多次按照发票上的金额按时汇出对方催交的“尾款”,从不拖延。
       
       根据两家公司事后提供的流水证明,谷歌汇出的交易金额为2300万美金,而脸书,更是打给了对方将近1亿美金的“尾款”……
       
       这么大一笔钱,想必几家公司合作相当愉快,并且都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吧?
       
       答案是并没有!
       
       谷歌和脸书虽然确实是从台湾这家电子硬件企业大批购入过硬件设施,但这家可怜背锅的台湾企业,其实早就收齐了该收的货款,并没有发邮件向谷歌和脸书催交过所谓的“尾款”!!
       
       直到两家公司发现不妥开始清查时,汇款的员工们还可怜巴巴的解释,那边真的说尾款没缴清啊……那些尾款,真的是汇到了这家公司的账户里了啊…
       
       后来在司法部门的调查下,大家才发现,这些被骗的巨额尾款,确实是在一家与台湾企业有着相同名称的公司账户名下,可它的注册地不在中国台湾,而是远在欧洲的拉脱维亚。
       
       而这家公司幕后的大佬,就是Evaldas。
       
       在谷歌和脸书苦苦为人间蒸发的巨额资金焦头烂额的时候,在欧洲某处的Evaldas,正拿着这笔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的不义之财,提前过起了逍遥自在奢华无度的退休生活。
       
       原来,Evaldas一直都有着一个发财梦。只是,晃晃荡荡度过大半生的他却一直过着好吃懒做的日子,不愿意起早贪黑来换取一个平平淡淡的晚年时光。
       
       每天一睁眼,Evaldas都在想,如果能有不操心又来钱快的门路就好了。
       
       在思来想去后,Evaldas把目光放在了当时刚刚开始蓬勃发展的网络汇款业务上。
       
       不需要接触现金,也不需要人面对面打交道,互联网络不仅给了他最好的诈骗环境,同时也能创造了一个最“安全”的藏匿之处。
       
       Evaldas认为,只要他关闭掉网络,那么他便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得一干二净。
       
       Evaldas决定从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下手。
       
       相比于中小型企业,这些看似更难以行骗的大公司,因为部门分支庞杂,工作人员众多、业务往来分散,更容易在资金对接方面产生隐形漏洞。
       
       更重要的是,只要诈骗成功,一票就足够他和家人往后余生,衣食无忧。
       
       于是,Evaldas在拉脱维亚,用这家台湾知名企业的名称注册了一家没有实业的空壳公司,随后又以公司和个人的名义分别在立陶宛、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和塞浦路斯等地注册了多个银行账户用于洗净诈骗来的钱财。
       
       接着,他伪造了足够以假乱真的邮件地址、公司网页、各种财务收据等种种文件,和高管的签名。
       
       最后,Evaldas煞有介事的以专业和紧急的口吻,将自己的银行账户随带着“催交尾款”一起,抄送给了谷歌和脸书。
       
       哪怕是按了发送键,Evaldas依然担心过自己的第一次会不会露出马脚。
       
       可是当他发现一笔巨额资金真的很快出现在自己的公司账户的时候,他才放下心来:
       
       自己这个压根没有付出感情的骗局,竟然如此轻松就可以得手。
       
       大如谷歌和脸书的公司,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好骗啊!
       
       大概是钱来的太过顺利,原本想赚一笔就立马收手的Evaldas有了自信,也有了更高的目标。
       
       在后来面对法官时,Evaldas是这样为自己辩解的:
       
       因为看过了穷人的苦楚,体会过没钱的心酸生活。所以他的梦想是做一名现代罗宾汉,通过劫富济贫,把富豪们从普通人身上搜刮到的财富,再重新散发到穷人手中……
       
       正是有了这样的“英雄情结”,Evaldas才持续不断用同样的手法从两家公司掏走了1.22亿美金。
       
       直到2016年,谷歌才终于意识到了巨额财产被一家假的供应商骗去了,他们立即选择了报案。
       
       又经过了几个月后,2017年3月,在美国有关部门的层层追查和帮助下,立陶宛当局才将Evaldas及其同伙抓捕归案,并在一个月后将其引渡回美国接受法律审判。
       
       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Evaldas自觉上缴了其中的5000万美金。
       
       至于剩下的7200万美金到底在什么地方,或者花在了哪里,Evaldas至今也没个交代。
       
       不过可以确信的是,这位“罗宾汉”可并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把钱捐给所谓的穷人。
       
       从今年的7月24号开始,已经50岁的Evaldas就要开始他长达30年的监狱生涯了。
       
       最终他也将为自己的贪婪和不劳而获,付出下半生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