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揭秘气功王林大师骗术

       今天给大家揭秘气功王林大师骗术,王林大师的名声是响当当,很多人都知道他,但是他自称气功大师,却让人不敢苟同,下面给大家说说他的骗局。
       揭秘气功王林大师骗术
       王林曾在自传中描述少年时得过一场重病,13天不吃不喝,就当家人准备从棺木中把他抬走时,他爬出来大叫“我饿了”,而后,这病竟不治而愈。
       
       王林如今又病了却再不能“不治而愈”。抚州法院网称,2月10日16时17分,被告人王林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王林的律师陈有西告诉媒体,自1月12日取保就医后,王林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律师还称,王林在2011年就已患病。也是在这一年,徒弟邹勇和王林反目,他曾向朋友抱怨:“(气功)练习了两年,根本没有用。”
       
       邹勇在2015年7月9日被人绑架,随后遭杀害。此案涉及到了王林,他以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拘,自此,他以气功为招牌苦心经营多年的“神秘帝国”彻底崩塌。
       
       少年学杂耍,自传称遇神秘老道
       
       王林曾经历过的“辉煌”让人瞠目结舌。萍乡市芦溪县政府一墙之隔即王林的一栋五层别墅,名曰“王府”。而在“王府”里,还有两层专门存放他和各级官员以及各种明星的合影。
       
       在当地,曾流行的说法是,芦溪县“有两个府”:一个县政府,一个 “王府”。
       
       王林还在香港出版了一本重达3.75公斤、镶有金边的自传《中国人》。在这本自传里,他俨然成了一个“活神仙”。
       
       王林说,父亲早逝后,他遇到了一个能用手指在青石板上写字的老道。老道带他进峨眉山修炼,由此得道。
       
       一位和王林一块长大的街坊提供了不同于这种带着玄幻色彩的说法。他说,王林是跟着街上玩杂耍的人学会了变酒变烟。
       
       “王府”。羊城晚报图
       
       邹勇和王林反目后,更是说“王林的养父是个做手艺的匠人,补锅和勺子,经常在外面跑。养母和庙里和尚关系暧昧,那个和尚教给他五花八门的手艺。”
       
       还有一些熟悉王林过往的人说,王林学的只是一些杂耍。
       
       做知青时,王林通常只耍变烟、变酒这类戏法,至于日后让他成为“大师”的气功和“空盆变蛇”,他尚不能表演。
       
       上世纪70年代,王林入狱。这又成了王林在自传中可以炫耀的一段经历。
       
       王林说,因破坏农业学大寨,“文革”时被关进监狱。中间为了救两个不该死的杀人犯,越狱一次又被抓回,还被加刑。
       
       用王林的说法,在监狱里,他就开始施展自己的“特异功能”,移来鸡鸭鱼肉,大吃大喝。手铐脚镣更是形同虚设,一扭就开。
       
       不过,这些情形在2015年7月15日被刑拘后并没有发生。就是取保候审,都显得不易。
       
       律师陈有西称,2015年王林被捕后,因病长期在监管医院接受侦查,他们三次提出取保申请,都被案情重大复杂不宜取保为由,未被允许。
       
       在监狱时凭杂耍积累官场资源
       
       70年代那次入狱,王林过得并不容易。有位狱友说王林常因说大话被揍得鼻青脸肿。他也见过王林在监狱里变酒,但并不觉得稀奇,那时监狱里是可以弄到酒的。
       
       至于日后大行其道的“空盆变蛇”,这位狱友在监狱里自始至终就没见王林耍过这门功夫。
       
       不过那时,气功热正在兴起,会杂耍的王林找到了命运转机的机会。渐渐地,王林会气功的传言流传开来。甚至狱警都会“慕名”带亲戚拜王林为师,有的还让他用气功治病。
       
       事后证明,王林在官场上的资源积累就是从监狱开始的。他与其正在服刑的监狱长丁鑫发相熟,后来丁升任江西省公安厅厅长、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他还认识了宋晨光,当时仅是普通科员,后来成了王林老家萍乡市地委书记。这两位地方高官后来均因贪腐落马。
       
       王林与成龙合影。资料图
       
       1987年,王林出狱。气功在那时愈发热火,王林“如鱼得水”,更是暴得大名。
       
       在其气功生涯中,让他最值得炫耀的恐怕就是为时任印尼总统苏哈托治病。他有一张1994年与苏哈托的合影,合影上有苏哈托的题词,他能熟练背出,“感谢上帝唤来了大师,治好了我和夫人的病,愿上帝赐福于大师”。
       
       王林还登上了1995年的《江西日报》,为其背书的是时任江西公安厅厅长的丁鑫发,他坚称,王林“空盆变蛇”是真实的。他更是多次带着国家部委领导到王林家观看变蛇表演。
       
       上世纪90年代后,气功潮退,王林却没有像其他“气功大师”销声匿迹甚至深陷囹圄。他去了广东,1995年在拿到香港永久居留权后,他又回到了家乡,风光依旧。
       
       让假高官亲戚将徒弟“绳之以法”
       
       重新回到家乡后,王林变得神秘起来,他的“神迹”也仅局限在小圈子里,但这个圈子非富即贵。
       
       如果搜索王林与谁合过影,网上会出现成龙、李连杰、李冰冰等明星,以及诸多富商、高官的名字。王林通常会为这些人表演了“空盆取蛇”。
       
       在这些人中,萍乡当地商人邹勇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2002年,邹勇第一次认识了王林,被其空盆变蛇、断蛇复活、空杯取酒的技法折服。
       
       但真正让他折服的是王林背后的权贵资源。那些积存的合影就是权贵资源的象征。
       
       2009年,邹勇拜王林为师,王林也确实为弟子带来了好处。在王林的引荐下,邹勇认识了前铁道部长刘志军,从而获得巨大利益。
       
       两年后,二人却反目。邹勇曾抱怨,没有跟王林学会气功。邹勇交了拜师费后,王林给了他几本练功心法,让他熟读。练功则要用红绳系在右手,伸展呼气36下,再用小板凳拍前胸和后背各6下,如此往复。
       
       王林与弟子邹勇。资料图
       
       明眼人都知道,王林不可能教会邹勇气功,邹勇也不会真得为了气功结交王林。
       
       他们之间是因为钱反目。邹勇说,王林以收徒为名骗他钱财,拜师费要交500万元,之后还有700多万的劳斯莱斯和200多万的保时捷。王林则提起诉讼,要求邹勇归还他的房款。
       
       师徒反目动摇了王林“神秘帝国”的基础,而2013年7月份一众名人的拜访,则让这位“气功大师”彻底暴露在网络上,媒体蜂拥而至,王林成了众矢之的。
       
       王林那些众多合影上的权贵一瞬间成了“空中楼阁”,之前,他利用这些权贵“办事”,现在没人帮得了他。
       
       王林此时还没有受到实质“损害”,他依旧可以居住在自己的“王府”里,甚至可以公开做慈善。
       
       只是王林希望摆平邹勇。他使用的方法,和别人求他帮忙的逻辑一样,使用“权贵”。
       
       2015年,深圳商人黄钰刚把一个失意老板刘锋介绍给王林,谎称他是某高官的亲戚。